最后,鹿晗并沒有在《上海堡壘》中玩那局《帝國時代2》

他們還是把這段剪掉了。

作者刺猬先生2019年08月16日 17時08分

電影《上海堡壘》的初次爭議來源于同《流浪地球》的“捆綁宣發”,被認為是蹭了大熱電影的熱度,但就實際情況而言,這很可能是被外界誤解了。在2018年中國科幻大會上,2006年開始連載,并于2009年推出單行本的《上海堡壘》在影視化方面是和前者平級的熱門話題之一。兩部影片出品方的合作也的確在《流浪地球》上映前便已經開始。

造成這種誤解的部分原因,是同為3.6億級投資體量下懸殊的質量對比。與席卷46億元人民幣票房的《流浪地球》相比,《上海堡壘》目前票房才剛剛破億,豆瓣評分更是慘不忍睹,被稱作“超過了0%的愛情片”……這部接棒“小破球”的科幻愛情故事,終于在一系列的操作中爛成了一個都市傳說。

目前豆瓣評分3.2,幾大熱門電影平臺預計票房不會超過兩億

成為爛片之前,它曾被翹首期盼

2009年《上海堡壘》單行本出版后,以奇幻和青春文學見長的江南因此進入了中國科幻名人堂。《上海堡壘》的影視化道路始終被人期待著。

以今天的眼光看來,小說《上海堡壘》中軍事常識儲備羸弱,過多的太空歌劇元素讓其科幻屬性顯得輕且淺,但10年前或更早的國產科幻普遍追究立意高度和宏大敘事,這部作品在當時大幅度更新了國內讀者對于“本土科幻”的固有印象——一方面,人物并非被某種哲學思潮或集體敘事捆綁的戲偶,而是真正傾注了作者的情感。另一方面,情節設計精細,卻沒給人太多的雕飾感,設置在近未來的時間點和大量熟悉的生活細節讓讀者有了相當良好的代入體驗。

作者巧妙地將人物個性和成長安插在了小說的細節里,使故事的升華有了現實根據——原作小說中,在緊張的戰爭間隙,肩負著拯救和保衛上海重任的年輕人們會在舊機房里打上一局《帝國時代2》,那些在游戲中畏首畏尾或得意忘形的表現,都是為后文埋下的伏筆。恒星際戰爭的殘酷和青年生活的溫度,在這樣一種別樣的架構下聯系了起來。

我的房間是1103,床單又沒有換,打開暖瓶,里面空空的。我把花扔在桌上,剛坐下,外面就傳來敲門聲。我打開門,一個高個子立刻把腦袋探進來。“江洋,帝國?”高個子一張瘦臉,兩頰像是被刀刮了似的線條犀利,兩只眼睛精光四溢的,他正挑著眼角看我,倒像是挑釁。“還有誰?”

——《上海堡壘》第五章

原本來說,這本小說有充足的理由擁有一部成功的影視改編,可莫名其妙的努力方向和對科幻尺度的錯誤衡量,在不同程度上扼殺了這種成功的可能性。

《帝國時代2》是微軟在1999年發行的即時戰略游戲

南轅北撤的影視化道路

有人把電影版《上海堡壘》的超低分歸咎于“對流量明星不滿的集中宣泄”和“對科幻加言情組合的排異感”,這些問題或許都存在,但相較于劇本本身的支離破碎和邏輯不通而言,上述問題可能都僅僅只能被稱作瑕疵。

當觀眾抱著“看本片如何還原原作”的心態進入影院時,最讓他們難受的應該還是“幼稚、低劣,且和原作關系稀薄”的劇情本身:那些散落在故事中,分布于每一個科幻情節間的感情線索、生活化的細節,在大量的刪減改編后變得稀少且缺乏聯系,嚴重影響了角色行為的合理性。

同時,原作中“有缺陷但還算自洽”的科幻設定在魔改后糟點滿滿——原屬于地外科技的堡壘和武器成了“中國創造的科學奇跡”,角色間的人情味和松弛感被緊張的軍事題材風格替換……整個故事被籠罩在了一股奇特而荒誕的狹隘情緒當中。

演員的采訪很難讓人相信她讀過原作

更多線索表明,電影中令人絕望的表現,可能是一種“故作姿態”的產物:人們在影片上映前的預告片和剪輯花絮中,發現了“大量理應出現但并未被放入正片的內容”。《上海堡壘》現在呈現出的粗糙單薄的故事面貌可能不完全是因為創作者的認知不足——事實上,導演和演員對青春劇怎么拍都更為擅長。

所以,這也許是一個刻意選擇的結果:或許是看到了《流浪地球》的“以硬制勝”,又或許是過度敏感于輿論上對科幻作品的看法和態度,出品方在上映前做出了一個匪夷所思的決定,就是不惜減弱作品的特異性,不惜犧牲作品的完整性去剪輯影片,以為這樣可以向已經通過市場考驗的成功作品靠攏。

這段在原作中無比重要的情節,僅存在于預告中

科幻電影元年的Side B

正如我們在《流浪地球》上映前并未想到中國科幻可以呈現出如此波瀾壯闊的幻想一樣,大量被影視作品帶起的新生代科幻迷們也沒有完全體會到中國科幻的廣闊和繽紛。早在10年前,當不少人的科幻觀點還梭巡于宏大敘事的深刻和宇宙戰爭的爽快間時,中國科幻本身已經進行了一次艱難但可貴的跳躍。

在那些上升到人類高度的討論之外,劉慈欣也有著《詩云》《鄉村教師》《帶上她的眼睛》這樣立足于中國大地的綿長想象。當時的年輕科幻作家已經在嘗試探討著更多的東西,比如勾勒“未來年輕人怎樣生活”的細節。

但在科幻電影領域里,創作者們對科幻文本這一面的呈現依然讓人沮喪:《瘋狂的外星人》里的笑點畢竟和《鄉村教師》的溫度迥異,而《上海堡壘》這樣原本以星空戰爭為幕布的青春題材,再度陷入了“未來年輕人生活在真空里”的失真感——在大銀幕上,那時年輕的人們在做什么依然只是一個空洞的剪影,缺乏細膩的表現,甚至沒有。

鹿晗在片場拍戲時,手機游戲長期在線,甚至打過通宵。在影迷探班時,曾經有電影《上海堡壘》的關注者對此大感不滿,并對演員的職業素養提出了一些悲觀的看法。但老實說,在我聽到這個“負面新聞”時其實還懷著幾分期待,因為那場充溢著親情與友情氛圍的《帝國時代2》對局,需要這么一個本色出演的快樂玩家。

然而最后,他們還是把這段剪掉了。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觸樂網站觀點。

0

作者 刺猬先生

查看更多刺猬先生的文章
登錄注冊后寫下你的評論

綁定手機號

根據相關規定,無法對未認證真實身份信息的用戶提供跟帖評論服務,請盡快綁定手機號完成認證。

按熱門按時間

共有1條評論

關閉窗口
表情金币电子游艺
江西快3全天计划 四川快乐12官网 安微快三今天结果 心动回忆卡片赚钱 河北快3 竞彩2串1稳单大神 北单 天下足球直播吧 吉林快3免费预测号码 彩经网甘肃快三走势图 陕西快乐十分钟助手 sitebjhuaye.net篮球比分直播网 福建快三 轩彩娱乐官方网站 时时彩定位胆个位一码 千炮彩金捕鱼怎么套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