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牌战士》主策划林夏:“这不是一个‘抱团’游戏”

“我们不一样。”

编辑阮文焕2019年08月30日 19时01分

第一次见到《王牌战士》,是在UP2019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现场。宣传片播放完毕,我身边的开发者朋友打趣?#39057;?#24565;出《守望先锋》的名字。我知道他想表达的意思,但我一时没想到如何应答。

今年8月初,《王牌战士》正式上线,社交平台上很快浮现出这款游戏抄袭《守望先锋》的话题。一些玩家细心列举出相似内容,有玩家则表示自己并不觉得有元素抄袭,而且觉得大部分人是“为黑而黑?#20445;?#33258;己却根本没体验过,期间不乏争吵与“互喷”。

?#29616;埽?#25105;们找到《王牌战士》开发团队腾讯魔?#28966;?#20316;室群的主策划林夏,谈了谈这款游戏的开发历程以及部分设计思路。如果你也关注过类?#39057;?#20105;议,这可能会解答其中一些疑惑。

一眼看去,《王牌战士》的风格的确和《守望先锋》有一些相似之处

诞生自不甘心的项目

林夏告诉我,从Demo算起,《王牌战士》是从2015年12月份开始研发的,由此算来,开发周期一共3年零9个月,属于“比较长的”那种。正式立项前,魔方曾经开发过一款第一人称视角的射击手游《独立防线》。

《独立防线》的玩家要在固定场景中进行自由度有限的移动,应付面前不断涌出的敌人

没听说过《独立防线》并不代表你对手游了解不够,林夏自己都觉得只有从业者才会记得它存在过的痕迹。那是魔方第一次尝试制作射击游戏,也是一?#25991;?#24536;的失败。2015年9月游戏上线,玩家反响并不理想,3个月运营之后,这款手游迎来了它的结局。分析失败原因,林夏觉得以“定点打靶”作为核心玩法已经“完全落后于整个时代。”

《独立防线》失败后,开发团队缩减规模,只有8名核心团队成员留了下来。没过多久,老板给仅存的成?#38381;?#24320;会议,林夏知道,那是决定团队存亡的时刻。

“还有没有信心在这个领域做下去了?”这是来自自家老板的灵魂拷问。

为了做好《独立防线》,团队成员们付出过不少心血。如果不想让努力白费,开发一个成功的新项目是唯一的选择。8名成员组成了Demo小分队,每天窝在小办公室里,一边反思之前的不足,一边闭关开发。“NB”成为新项目的代号,林夏说,这个代号是英文“新生?#20445;∟ewborn)一词的缩写,是团队对自己和项目的期待。

哪个开发者不希望自己的游戏变成“全场最?#36873;?#21602;?

接下来一年多,团队都在为“代号NB”的Demo忙碌。为了避免新作品遭遇《独立防线》的相同命运,大量保守思路被抛弃,一些“更激进”的内容成了新方向。在一次次的方向尝试中,“代号NB”最终确定了“分角色射击游戏”“体验多样化”的玩法特色,这些东西是他们上一个游戏中缺少的。林夏说,这两点是“对《独立防线》失败的一个总结”。

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团队合作游戏

在林夏眼里,玩家对《王牌战士》抄袭的指控是?#22909;?#21453;馈的一部分,不过他觉得那并不是重点。他看重那些更具体的东西。在TapTap上,很多玩家反馈了游戏的差异化、平衡性以及匹配等体验上的一些不足,林夏?#19981;?#36825;些意见,他说,他们正在逐步改进。

一开始玩《王牌战士》时,我下意识地把它当做一款注重团队配合的游戏。战斗时?#19968;?#20027;动给其他玩家补血,并对没?#25628;?#29992;“奶妈”感到十分费解。林夏告诉我,《王牌战士》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团队合作游戏。

这让我接下来的游戏过程变得更加茫然

林夏说,“战术空间里的博弈和压缩”也是一种“团队思路”。比起其他游戏中几个队友“抱在一起?#20445;?#35841;帮谁“吃个伤害?#34987;?#32773;“加个血?#20445;?#29579;牌战士》的玩家更像军人,讲究各司其职。使用重型装备的人会负责压制,狙击手的任务则是定点目标打击……在游戏中,只要在自己的优势空间里,没?#24515;?#20010;角色是不具备独自战斗能力的,不用过度依赖队?#23547;?#21161;。

在《独立防线》诞生的时代,多方位、多维度的移动曾经被团队认为是一种操作门槛,而现在,团队决定用不同角色降低这种门槛。轻装角色能够灵活行动,血量较少、门槛相对?#32454;擼?#37325;装角色因为移动速度较低,相应血厚,走位需求也不强,能让新玩家也?#35270;Α?#26519;夏说,这种设计方式就是“体验差异化?#20445;?#23427;是《王牌战士》的玩法核心之一。

盾牌加?#29616;?#26426;枪,压?#24179;?#33394;火花可以一个人封住一条路

《王牌战士?#20998;?#24182;没有许多玩家熟悉的辅助角色。就算名为“银”的角色——拥有一?#30740;?#25163;枪、一个范围内队友回血且敌?#24605;?#34880;的技能,以及给自己?#25237;?#21451;临时增加护盾的大招,她的定位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辅助”。在重装难以触及的远距离以及狙击难以反应过来的近距离,她都能发挥自己偷袭或补枪的能力。至于技能方面,林夏说,“这是为了给英雄自己续航,并给同伴提供补给”。

?#30333;?#20043;,不是拿来直接在战?#20998;?#32473;其他玩?#19968;?#34880;,因为《王牌战士》里输出效?#35797;对?#39640;于这点回血速度。”

林夏觉得,如果真的?#36873;?#29579;牌战士》做成一个“抱团游戏?#20445;?#35201;求玩家在手机平台上进行一些精密配?#24076;?#25805;作会变得困难,游戏性反而会降低。

世界观和角色

《王牌战士》的世界观并不是一个真实战场,所有角色都在参加一场真人斗技秀。提到类似设定的理由,林夏觉得把枪战包装成大型赛事是个不错的选择。

“游戏圈里其实有很多经典产品不就是以大赛形式展开的吗?”林夏提到了“拳皇”以及“街头霸王?#27605;?#21015;,它们的世界观都建立在一场世界大赛的基础上。

一个以大型赛事为基础的世界观让《王牌战士?#20998;?#21487;以添加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角色,不同大洲的人物同场竞?#36857;?#25105;甚至在游戏中听到了四川口音,这让游戏中的角色选择更加多样化。截至目前,《王牌战士?#20998;?#20849;有16位角色,内测时可选?#23186;?#33394;则多达26名。

每局战斗开始前的选角部分

林夏说,团队里曾经有过接近100份角色的设计方案,其中大多数因为和游戏整体风格偏差太大,没能和玩家见面。在这些被?#31995;?#30340;方案中,最让林夏心疼的是一个长相神似?#38774;?#40060;人”的角色。它的武器是一支鱼叉,技能包括召唤水泡、把敌人困在半空中,等等。这是个有趣的技能设定方案,后来因为角色“长得太丑?#20445;?#27809;能加入游戏中。林夏透露,这些技能也许会在之后换一种方式加入到游戏里。

什么样的角色会被玩家的喜爱?林夏认为,这很大一部分要看角色的设计考虑讨好的是哪些人群。就拿两个目前?#20284;细?#30340;角色?#27492;担?#22899;性角色银有个类似“三无御姐”的形象,在许多动漫或游戏中,类?#39057;?#24418;象?#21152;?#19968;批忠实受众,团队要做的是在这一基础上调整台词、行为动作等细节,让她的形象更加符合玩家的预期。

说着“川味普通话?#20445;?#36523;穿一身蓝色国产运动服的角色郝强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风格。林夏认为,多做一些玩家?#19981;?#30340;文化特色,?#23186;?#33394;更加“接地气?#20445;?#26159;在建立玩家和角色之间的一种感情纽带。

银在游戏中的形象

郝强在游戏中的形象

上线之初,《王牌战士》打算采用类似《王者荣耀》的逐步推出新角色的方式,不过现在,团队想尽快把现有的26个角色全部加入进去。否定原有思路,主要是团队觉得游戏中角色的核心体验与《王者荣耀》不完全一样,多种不同角色可以让《王牌战士》现在的战术体系变得更加丰富,能“尽快满足玩家对游戏体验的需求”。

不可避免的雷同

正式采访前,我在网上查到一篇名为《解构!重构!在反拆的基础上构建新的玩法》的课件,作者就是林夏本人。课件中,“从审美开始构筑游戏的局限”一节中,一段文字引起了我的注意。

首先,最常见的就是过度关注审美,忽略了玩法构建,导致游戏?#21592;?#22604;。这方面的例子非常多,尤其是在独立游戏领域,大家可以自己对号入座。

其次,容易导致资源浪费。因为表达审美其实是一个非常高成本的事情,不成体系的表达只会让人觉得不伦不类,所以,很多想要在审美角度取得突?#39057;?#28216;戏制作者都会提前规划一整套的资源素?#27169;?#20294;实际上整合这些素材才是最考验制作者水平的地方。

所以,从结论上?#27492;担?#22914;果不是制作者本身在审美格调和表达手法上有比较突出的能力,抄一个玩法、换一个皮的做法通常是风险极高的。

关于《王牌战士》受到的一系列争议,林夏觉得这更多来自审美风格上的重叠。“一两个设计者拥有相同的审美是很正常的事。” 谈到这篇文章时,林夏毫不避讳,他承认《王牌战士》和《守望先锋》《Apex英雄》同样受到一些经典产品的影响,而且认为拥有共同的审美很正常。既然认同了这种的审美,那么,一些雷同不可避免。

游戏结算时会重播部分精?#22987;?#38182;

银的大招是一条光线为队友提供护盾,这和《守望先锋?#20998;?#30340;天使有一些相似之处。被网友?#23460;?#30340;不止是这一点,在游戏中,打扮神似非洲女战士的角色莫?#35270;?#30528;和半藏相?#39057;?#24339;箭进攻方式以及技能。林夏说,按照策划逻辑来解释,除了使用弓箭当做武器因为“弓箭都这样”而无法回避之外,这个角色技能的本质是个控制?#36857;?#21644;半藏完全不一样。至于大招是在半空中释放飞弹、和“法鸡”较为类?#39057;?#35282;色“蝶?#20445;?#22905;背后的装备是飞行背包,灵感来自团队?#24515;?#20301;从国外大厂归来的员工。“但是,蝶的设计机制和设计原理、在游戏中承担的角色和‘法鸡’完全不一样。”

银的大招

莫甘的主武器是一把弓

林夏觉得,对于设计者而言,思想、设计目的以及应用的射击逻辑都不是能够被复刻的。毕竟复刻意味着很大风险,复刻者很可能无法准确评估复刻能力,把错误一并复刻。而且就算复刻成功,也不能评估复刻来的内容是否正确,因为其他的设计师?#37096;?#33021;犯错。

?#21834;?#23432;望先锋》的设计师其实也在不断修正自己的思路,如果我只是不?#25103;?#21512;他的思路,那么这个过程?#24515;?#20250;发现我搞不好自己就已经乱了。”林夏说,“比起审美上的一些雷同点,我个人更鄙视的是设计思路一模一样,只是换了个皮的游戏,作为设计者,无论在什么情况下,?#21152;?#35813;有自己独有的设计思路,这是我的个人原则。”

未来

《王牌战士》的游戏开场会播放一段经过混剪的动画,它们展示了一些类似角色背景故事的片段,单独角色的剧情任务也曾出现在此前的测试版本中。当问到《王牌战士》会不会基于现有世界观和剧情推出动漫或是动画等衍生作品时,林夏说这些内容已经“?#25165;?#19978;了?#20445;?#19981;过不会是特别长的连载内容,毕竟游戏本身目前还有一些问题和不足,需要先把游戏做好,拥有足够?#27809;?#22522;础再去搞其他衍生品。

在游戏主界面上,角色会进行互动

足够的?#27809;?#22522;础会让《王牌战士》成长起来,就像腾讯其他?#35753;?#25163;游那样。当《王牌战士》的热度?#20013;?#21319;温后,就会有机会看到《王牌战士》的手办模型、电竞赛事、职业联赛或者世界比赛。提到这些可能性时,林夏显得很有信心。

0

编辑 阮文焕

[email protected]

每一天,每一个夜晚,我都在想念我的家乡。啊~那湄公河上飘荡的小船。

查看更多阮文焕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29616;?#30495;实身份信息的?#27809;?#25552;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29616;ぁ?/p>

按?#35753;?/span>按时间

共有5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