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王牌戰士》主策劃林夏:“這不是一個‘抱團’游戲”

“我們不一樣。”

編輯阮文煥2019年08月30日 19時01分

第一次見到《王牌戰士》,是在UP2019騰訊新文創生態大會現場。宣傳片播放完畢,我身邊的開發者朋友打趣似地念出《守望先鋒》的名字。我知道他想表達的意思,但我一時沒想到如何應答。

今年8月初,《王牌戰士》正式上線,社交平臺上很快浮現出這款游戲抄襲《守望先鋒》的話題。一些玩家細心列舉出相似內容,有玩家則表示自己并不覺得有元素抄襲,而且覺得大部分人是“為黑而黑”,自己卻根本沒體驗過,期間不乏爭吵與“互噴”。

上周,我們找到《王牌戰士》開發團隊騰訊魔方工作室群的主策劃林夏,談了談這款游戲的開發歷程以及部分設計思路。如果你也關注過類似的爭議,這可能會解答其中一些疑惑。

一眼看去,《王牌戰士》的風格的確和《守望先鋒》有一些相似之處

誕生自不甘心的項目

林夏告訴我,從Demo算起,《王牌戰士》是從2015年12月份開始研發的,由此算來,開發周期一共3年零9個月,屬于“比較長的”那種。正式立項前,魔方曾經開發過一款第一人稱視角的射擊手游《獨立防線》。

《獨立防線》的玩家要在固定場景中進行自由度有限的移動,應付面前不斷涌出的敵人

沒聽說過《獨立防線》并不代表你對手游了解不夠,林夏自己都覺得只有從業者才會記得它存在過的痕跡。那是魔方第一次嘗試制作射擊游戲,也是一次難忘的失敗。2015年9月游戲上線,玩家反響并不理想,3個月運營之后,這款手游迎來了它的結局。分析失敗原因,林夏覺得以“定點打靶”作為核心玩法已經“完全落后于整個時代。”

《獨立防線》失敗后,開發團隊縮減規模,只有8名核心團隊成員留了下來。沒過多久,老板給僅存的成員召開會議,林夏知道,那是決定團隊存亡的時刻。

“還有沒有信心在這個領域做下去了?”這是來自自家老板的靈魂拷問。

為了做好《獨立防線》,團隊成員們付出過不少心血。如果不想讓努力白費,開發一個成功的新項目是唯一的選擇。8名成員組成了Demo小分隊,每天窩在小辦公室里,一邊反思之前的不足,一邊閉關開發。“NB”成為新項目的代號,林夏說,這個代號是英文“新生”(Newborn)一詞的縮寫,是團隊對自己和項目的期待。

哪個開發者不希望自己的游戲變成“全場最佳”呢?

接下來一年多,團隊都在為“代號NB”的Demo忙碌。為了避免新作品遭遇《獨立防線》的相同命運,大量保守思路被拋棄,一些“更激進”的內容成了新方向。在一次次的方向嘗試中,“代號NB”最終確定了“分角色射擊游戲”“體驗多樣化”的玩法特色,這些東西是他們上一個游戲中缺少的。林夏說,這兩點是“對《獨立防線》失敗的一個總結”。

不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團隊合作游戲

在林夏眼里,玩家對《王牌戰士》抄襲的指控是負面反饋的一部分,不過他覺得那并不是重點。他看重那些更具體的東西。在TapTap上,很多玩家反饋了游戲的差異化、平衡性以及匹配等體驗上的一些不足,林夏喜歡這些意見,他說,他們正在逐步改進。

一開始玩《王牌戰士》時,我下意識地把它當做一款注重團隊配合的游戲。戰斗時我會主動給其他玩家補血,并對沒人選用“奶媽”感到十分費解。林夏告訴我,《王牌戰士》不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團隊合作游戲。

這讓我接下來的游戲過程變得更加茫然

林夏說,“戰術空間里的博弈和壓縮”也是一種“團隊思路”。比起其他游戲中幾個隊友“抱在一起”,誰幫誰“吃個傷害”或者“加個血”,《王牌戰士》的玩家更像軍人,講究各司其職。使用重型裝備的人會負責壓制,狙擊手的任務則是定點目標打擊……在游戲中,只要在自己的優勢空間里,沒有哪個角色是不具備獨自戰斗能力的,不用過度依賴隊友幫助。

在《獨立防線》誕生的時代,多方位、多維度的移動曾經被團隊認為是一種操作門檻,而現在,團隊決定用不同角色降低這種門檻。輕裝角色能夠靈活行動,血量較少、門檻相對較高;重裝角色因為移動速度較低,相應血厚,走位需求也不強,能讓新玩家也適應。林夏說,這種設計方式就是“體驗差異化”,它是《王牌戰士》的玩法核心之一。

盾牌加上重機槍,壓制角色火花可以一個人封住一條路

《王牌戰士》中并沒有許多玩家熟悉的輔助角色。就算名為“銀”的角色——擁有一把小手槍、一個范圍內隊友回血且敵人減血的技能,以及給自己和隊友臨時增加護盾的大招,她的定位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輔助”。在重裝難以觸及的遠距離以及狙擊難以反應過來的近距離,她都能發揮自己偷襲或補槍的能力。至于技能方面,林夏說,“這是為了給英雄自己續航,并給同伴提供補給”。

“總之,不是拿來直接在戰斗中給其他玩家回血,因為《王牌戰士》里輸出效率遠遠高于這點回血速度。”

林夏覺得,如果真的把《王牌戰士》做成一個“抱團游戲”,要求玩家在手機平臺上進行一些精密配合,操作會變得困難,游戲性反而會降低。

世界觀和角色

《王牌戰士》的世界觀并不是一個真實戰場,所有角色都在參加一場真人斗技秀。提到類似設定的理由,林夏覺得把槍戰包裝成大型賽事是個不錯的選擇。

“游戲圈里其實有很多經典產品不就是以大賽形式展開的嗎?”林夏提到了“拳皇”以及“街頭霸王”系列,它們的世界觀都建立在一場世界大賽的基礎上。

一個以大型賽事為基礎的世界觀讓《王牌戰士》中可以添加來自世界各地的不同角色,不同大洲的人物同場競技,我甚至在游戲中聽到了四川口音,這讓游戲中的角色選擇更加多樣化。截至目前,《王牌戰士》中共有16位角色,內測時可選用角色則多達26名。

每局戰斗開始前的選角部分

林夏說,團隊里曾經有過接近100份角色的設計方案,其中大多數因為和游戲整體風格偏差太大,沒能和玩家見面。在這些被廢掉的方案中,最讓林夏心疼的是一個長相神似“小魚人”的角色。它的武器是一支魚叉,技能包括召喚水泡、把敵人困在半空中,等等。這是個有趣的技能設定方案,后來因為角色“長得太丑”,沒能加入游戲中。林夏透露,這些技能也許會在之后換一種方式加入到游戲里。

什么樣的角色會被玩家的喜愛?林夏認為,這很大一部分要看角色的設計考慮討好的是哪些人群。就拿兩個目前人氣較高的角色來說,女性角色銀有個類似“三無御姐”的形象,在許多動漫或游戲中,類似的形象都有一批忠實受眾,團隊要做的是在這一基礎上調整臺詞、行為動作等細節,讓她的形象更加符合玩家的預期。

說著“川味普通話”,身穿一身藍色國產運動服的角色郝強則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種風格。林夏認為,多做一些玩家喜歡的文化特色,讓角色更加“接地氣”,是在建立玩家和角色之間的一種感情紐帶。

銀在游戲中的形象

郝強在游戲中的形象

上線之初,《王牌戰士》打算采用類似《王者榮耀》的逐步推出新角色的方式,不過現在,團隊想盡快把現有的26個角色全部加入進去。否定原有思路,主要是團隊覺得游戲中角色的核心體驗與《王者榮耀》不完全一樣,多種不同角色可以讓《王牌戰士》現在的戰術體系變得更加豐富,能“盡快滿足玩家對游戲體驗的需求”。

不可避免的雷同

正式采訪前,我在網上查到一篇名為《解構!重構!在反拆的基礎上構建新的玩法》的課件,作者就是林夏本人。課件中,“從審美開始構筑游戲的局限”一節中,一段文字引起了我的注意。

首先,最常見的就是過度關注審美,忽略了玩法構建,導致游戲性崩塌。這方面的例子非常多,尤其是在獨立游戲領域,大家可以自己對號入座。

其次,容易導致資源浪費。因為表達審美其實是一個非常高成本的事情,不成體系的表達只會讓人覺得不倫不類,所以,很多想要在審美角度取得突破的游戲制作者都會提前規劃一整套的資源素材,但實際上整合這些素材才是最考驗制作者水平的地方。

所以,從結論上來說,如果不是制作者本身在審美格調和表達手法上有比較突出的能力,抄一個玩法、換一個皮的做法通常是風險極高的。

關于《王牌戰士》受到的一系列爭議,林夏覺得這更多來自審美風格上的重疊。“一兩個設計者擁有相同的審美是很正常的事。” 談到這篇文章時,林夏毫不避諱,他承認《王牌戰士》和《守望先鋒》《Apex英雄》同樣受到一些經典產品的影響,而且認為擁有共同的審美很正常。既然認同了這種的審美,那么,一些雷同不可避免。

游戲結算時會重播部分精彩集錦

銀的大招是一條光線為隊友提供護盾,這和《守望先鋒》中的天使有一些相似之處。被網友質疑的不止是這一點,在游戲中,打扮神似非洲女戰士的角色莫甘有著和半藏相似的弓箭進攻方式以及技能。林夏說,按照策劃邏輯來解釋,除了使用弓箭當做武器因為“弓箭都這樣”而無法回避之外,這個角色技能的本質是個控制技,和半藏完全不一樣。至于大招是在半空中釋放飛彈、和“法雞”較為類似的角色“蝶”,她背后的裝備是飛行背包,靈感來自團隊中某位從國外大廠歸來的員工。“但是,蝶的設計機制和設計原理、在游戲中承擔的角色和‘法雞’完全不一樣。”

銀的大招

莫甘的主武器是一把弓

林夏覺得,對于設計者而言,思想、設計目的以及應用的射擊邏輯都不是能夠被復刻的。畢竟復刻意味著很大風險,復刻者很可能無法準確評估復刻能力,把錯誤一并復刻。而且就算復刻成功,也不能評估復刻來的內容是否正確,因為其他的設計師也可能犯錯。

“《守望先鋒》的設計師其實也在不斷修正自己的思路,如果我只是不斷符合他的思路,那么這個過程中你會發現我搞不好自己就已經亂了。”林夏說,“比起審美上的一些雷同點,我個人更鄙視的是設計思路一模一樣,只是換了個皮的游戲,作為設計者,無論在什么情況下,都應該有自己獨有的設計思路,這是我的個人原則。”

未來

《王牌戰士》的游戲開場會播放一段經過混剪的動畫,它們展示了一些類似角色背景故事的片段,單獨角色的劇情任務也曾出現在此前的測試版本中。當問到《王牌戰士》會不會基于現有世界觀和劇情推出動漫或是動畫等衍生作品時,林夏說這些內容已經“安排上了”,不過不會是特別長的連載內容,畢竟游戲本身目前還有一些問題和不足,需要先把游戲做好,擁有足夠用戶基礎再去搞其他衍生品。

在游戲主界面上,角色會進行互動

足夠的用戶基礎會讓《王牌戰士》成長起來,就像騰訊其他熱門手游那樣。當《王牌戰士》的熱度持續升溫后,就會有機會看到《王牌戰士》的手辦模型、電競賽事、職業聯賽或者世界比賽。提到這些可能性時,林夏顯得很有信心。

0

編輯 阮文煥

[email protected]

每一天,每一個夜晚,我都在想念我的家鄉。啊~那湄公河上飄蕩的小船。

查看更多阮文煥的文章
登錄注冊后寫下你的評論

綁定手機號

根據相關規定,無法對未認證真實身份信息的用戶提供跟帖評論服務,請盡快綁定手機號完成認證。

按熱門按時間

共有5條評論

關閉窗口
表情金币电子游艺
双色球最新开奖结果 德州麻将怎么算牌 足球比分直播网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山东时时个位走势图 网络捕鱼游戏中心 十一运夺金 快乐10分开奖记录 重庆时时彩骗局 河南快三平台网址 云南时时彩 抢庄牛牛技巧提前看牌 豪门娱乐注册登录平台官网 911接线员赚钱 小米公司是靠什么赚钱 成都麻将算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