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夜話:我所親歷的武漢

是痛苦嗎,是悲傷嗎,只是生活。

編輯梅林粉杖2020年02月18日 18時13分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游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贊美小羅!

2月15日,武漢大雪。狂風卷著雪花漫天飛舞,很好看,但這一天也真的很冷。我久違地發了一條朋友圈,收到了意外多的點贊和留言,我知道,只是因為我在武漢。

白茫茫的一片

大約兩個月前,因為家人生病,要做個小手術,我在漢口一家公立醫院的門診樓里跑上跑下,劃價、收費、辦住院,和無數前來就診的患者擦肩而過。那家醫院修在漢口的老城區,周圍街道狹窄,人口稠密,四周分布著好吃的牛肉粉和熱干面,醫院建筑有些陳舊,因為處于城區中心地段,日常就是這么“顧客盈門”。

四五天后出院,門診樓里依舊人流如織,我很難想象不久以后這里被更多人塞滿的樣子。不僅僅是疫情爆發初期一度的茫然和無序,這家醫院醫護人員的感染人數也處于整個武漢市醫療系統的前列。

根據公開報導,這里的重癥病區被來自天津的醫療隊接管(圖片來源:科技日報)

我可能幸運地躲過了新冠肺炎爆發的節點,但危險并不是完全不存在。為了照顧家人恢復,我打消了回父母身邊過年的念頭,在武漢踏實待了下來。本來,我是那種可以在任何情況下安然宅住的人,一個月不下樓都沒有問題,巧的是年關將近,必要的應酬也多了起來:朋友的女兒過生日,岳父、岳母家的親友春節聚餐,1月中旬,我和夫人不得不接連出了幾趟門,趕往武漢三鎮的各個地方,那里都是如今疫情相對嚴重的區域。

席間的氣氛相當熱烈。生日宴上,我們約了一些朋友過年到家里小聚,甚至已經商量著一起玩個什么游戲。親友們重復著往年的話題,誰誰上了好學校,出息了;誰誰要保重身體,生活好了,要多享點福。沒人察覺到什么異樣,也沒人刻意提到有關不明肺炎的新聞。

形勢變得嚴峻起來是在過年前一周。新聞媒體上的有關報導多了起來,本地群組里的消息傳播往往更快,也更具有風向標意義——擁擠的醫院、無力收治的病人,在見諸社交媒體和新聞報道之前,謠言和真相摻雜著飛快地流傳著。

我開始嘗試著詢問外賣所及的每一家便利店,又去網上訂購口罩、酒精或消毒液,在宣告本地區無貨之前迅速下單——這時至少還可以下單。這些東西如今有些已經送到,有些快一個月了還卡在物流的某個環節上,也有些壓根沒有發貨——問賣家為什么,回答是已經送去支援疫區了。

三十那天的空氣略有些嚴肅。本來要去岳父、岳母那邊吃年夜飯,和夫人商量之后決定還是不去為妙,也勸兩位老人暫時不要過來。生日宴上約定的聚會已經自動取消,沒有哪個朋友還愿意冒著風險外出走動,閑聊中,他們已經開始擔心來年的生意。家里買好的對聯、福字最后沒有張貼出去,因為實在感覺氣氛不對。晚上下廚炒了幾個菜,煮了一盤速凍餃子,拍照發給萬里之外的父母親看,完成了他們萬分看重的過年儀式。

我會永遠記得這個春節

我從初一開始咽喉發癢、咳嗽,沒有其他癥狀,既不覺得乏力,胃口也是說不出的好,早上都能被餓醒。咳嗽持續了幾天,起初懷疑跟肺炎有關,自我診斷又詢問過網上的醫生后,感覺更像是咽炎——武漢過年前那幾天空氣非常不好,空氣凈化器上時常紅燈閃爍。按照消炎的思路吃藥后有所好轉,只是一時也好不利索。

去醫院看一下的念頭從來沒有出現過。從各方面反饋來看,發熱門診人滿為患,社區這邊也有點忙不過來,貿然前去更可能增加感染的風險。于是,我得了幾天“薛定諤的肺炎”,保險考慮,還是居家隔離才會不危害人間。好在深居簡出并不是什么為難的事——實在無聊還可以聯網打游戲,照樣贏了洋洋得意,輸了摔手柄罵娘。

在《FIFA 20》里開包樂是不可多得的快樂時光

完全不出門當然是不可能的。過年前,為了應付快遞和外賣系統預計中的暫時癱瘓,家里已經囤積了不少吃的用的,沒想到的是,如此非常時期,外賣基本上還維持著運轉,一些便利店和餐館也開著門,只是想買新鮮蔬菜不太容易,藥店也大多不提供外送。漸漸地,在可以忍住咳嗽的時候,我決定出去冒個險。

忘了是大年初幾,總之是過年之后一周左右,有一天風和日麗,溫暖異常,數天以來,我第一次走出小區,四周幾乎寂靜無人,空氣很好,走在路上感覺像是在《最后生還者》里游蕩,內心卻出奇地感到祥和安寧。不遠處的藥店開著門,零星有幾個人北歐式地排著隊,等前面的朋友付賬之后才敢近前。順豐的網點照常營業,一些人全副武裝,穿著防護服在忙著什么。幾個附近鄉里的老人在路邊擺開攤子,賣著些不算新鮮的蔬菜。市場里稀稀拉拉有些人,常見的蔬果應有盡有,還有新鮮水產,卻完全沒有賣肉的。

門口的高架下偶爾有車駛過

這所有的一切,我家馬路對面的倉儲里其實都有,只不過大型超市封閉的環境和密集的人流令人望而卻步,猶豫了半天,我還是決定不進去了,事后證明很明智——對面小區的確診人數在周圍這一片里是最多的。

這一趟我有很多收獲,不僅買到了菜,還在問了四五家藥店之后買到了體溫計——體溫計竟然是新補的貨,真是有點意外。

年前儲備的泥蒿,存了很久,沒舍得吃

冒死買回來的菜,后悔還是買少了

出過一次門回來,夫人找我談話,語重心長,中心思想是:菜可以不吃,命不可以不要;一人感染,全家遭殃。深刻檢討之后,除了拿快遞,我就決定不再下去了。冰箱里還有不少凍著的羊肉,是年前爸媽好說歹說我才同意寄來的,如今成了救命稻草。閑來無事,我決定每天親自做飯,標準的食譜是燉個肉,再蒸或者炒個雞蛋,煮點青菜,便是一頓豐盛的晚餐。

疫情把每個人逼成了美食家,對我這種會做飯卻不想做的人來說,是從懶癌晚期搶救了回來——過去一年我也沒炒過幾次菜,現在連放多少鹽都慢慢有譜了。

番茄胡蘿卜燉羊肉

蝦仁炒蛋

疫情的另一個正面作用可能是增進了鄰里之間的關系,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吧。我們一家搬進現在的小區已經有些時日,之前嫌太過雞飛狗跳,始終沒有加過業主群,如今看在有人組織團購物資的份上也一抹臉加了進來。業主群里大概也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活躍過。因為小區的封閉式管理越來越嚴,快遞和生鮮的個人外送又一直沒有恢復,想在晚上10點搶到一單盒馬比登天還難,這時候有人能搞來物資,熱心幫著收錢、分發,那真是叫“爸爸”也不為過了——就我所知的情況,并不是每個小區都能搞得起來。

遺憾的是,鄰里的熱心人們不是活躍在網上,就是戴著口罩見面,嚴格來說,我還是一個人也不認識。

第一次團來的蔬菜,非常新鮮,價格就不要在意了

怎么足不出戶還能吃穿不愁成了業主們最關切的問題,而英雄的武漢人民也是靈活應變,先是有小商販推出各種團購蔬菜、肉類并且負責送貨的服務,漸漸地,小商販們不讓上路亂跑了,大型商超和餐飲企業的團體外送服務終于登場——如果這些舉措能早上幾個星期,也許對疫情的控制會更有效,但不管怎么說吧,總算是走在了正確的路上。

我在微信里學會了接龍這個上等的功能……

從沒有東西可團到團不過來,不過幾天時間

我第一次了解到網格員是做什么的,我也許做不到這么耐心

一個常見的團菜送達現場,小區里的志愿者和保安會負責分發到戶,避免接觸

除了熱心鄰居,好些個很久沒聯系的朋友得知我身陷武漢,也紛紛致電慰問,有的一言不合,便要寄來各種急需的慰問品,攔都攔不住——雖然快一個月了,這些東西還不知卡在什么地方,完全沒有見到蹤跡。

夫人的神奇關系網這時也起了作用。她的朋友在加拿大采購了一批口罩,托人人肉帶回上海,再從上海發順豐寄到武漢。今天,我們已經收到這份愛心了。她的朋友又在西班牙采購了一批口罩,正準備托人帶回國內。口罩產自湖北仙桃,繞了大半個地球,它們就要回家了。

歡迎回家

好吧,你一定好奇,為什么之前幾天我還可以隨便上街游蕩,實際上,本地決定開始實施小區封閉管理是在2月10日以后,執行到位是最近幾天的事。在我所在的小區,真正開始嚴肅地做到按戶摸排發熱病人,而不是流于形式,也是剛剛開始。我的一位朋友住在東湖邊上,和周邊小區共用一個市場,可想而知,情況不容樂觀。武漢的疫情為什么會如此嚴重,從細節上的確可以看到很多問題。

但我不想把這些天來的情景描繪得太過悲傷。一方面,很幸運,我所在的區域疫情并不嚴重,甚至可能是全武漢最輕的,在我的眾多親戚、朋友當中,沒有任何人罹患新冠肺炎,我無法直接感受到那種切膚之痛;另一方面,絕大多數的人群并沒有患病,也沒有想象中的那種恐慌,做飯、遛狗、健身,朋友圈里曬什么的都有,這是身邊人們普普通通的生活。

我當然沒有無視那些真正艱難的人和事。實際上每天我在接受各種信息的轟炸,比外地的朋友看到的更多,也可能更負能量一些。本地公眾號上每天統計和公布各小區的感染人數,有的地區僅從官方數字上看就足夠令人擔心。除此之外,在親友的親友當中,有人確診,有人疑似;有人找不到床位,有人得不到社區的上報和收治;有的兒子不讓老子回家,有的老子不讓兒子登門;也有的身體強健,不久前還跟誰一起打過麻將、跳過廣場舞,卻說沒就沒了……

這感受是一種五味雜陳,難以簡單地去形容。

最嚴的封閉管理總算是來了

武漢人民樂天知命,確實到了令我也驚訝的地步。每天我都能看到群里轉發的視頻,疫情嚴重的老漢口街頭熙熙攘攘,人們貌似悠閑地過著早,在藥店和超市跟前密密麻麻排著隊,除了戴著口罩,好像一切如常。

是否這樣,就應該輕易地指責他們,說這里沒人做事,說有人貪生怕死,說人們沒有防護的意識,恐怕也不能一概而論。很多事情看起來比表面上呈現出來的更復雜:有的社區不愿轉運病人,可能是因為缺乏必要的防護設備;老小區里人頭攢動,可能是因為不具備封閉管理條件;老年人居多的社區,搞不懂網上購物,就只能去超市里頭人擠人……

有人下沉到社區里去,過幾天被感染了;有人在排查就醫信息,監督應收盡收……許多機制還在運轉著。

途徑車輛運載的大多是防疫所需的物資

我碰到幾個朋友向我送來誠摯的問候,然后詢問武漢的情況到底怎么樣。我告訴他們我所了解的一切,他們不置可否,然后跟我說:你說得不對吧?我聽說的不是這樣。

我很難說我了解的就一定對,即使身處這里,我也只能通過自己的交際網絡去了解盡可能多的實情,或許是不夠全面的,但我可能會比外地的朋友知道的更多、更快。

我的意思是,不要輕易看到什么就去評判,不要輕易給它貼上標簽,也不要想象一個你認為真實的武漢,然后為之尋找符合想象的論據——它可能并不存在。

在危難面前,拋棄掉那些彎彎繞繞,更容易看到的是人心。

前天晚上,業主群里的熱心人們反映了這樣一個問題:小區里的4位保安自疫情發生以來盡職盡責做好本職工作,即使春節也沒有請假,沒有脫崗,還大義凜然,肩負起了保潔以及為業主配送團購物資的工作——這些事并不是他們分內的。反過來,物業因保安接觸外來人員太多,害怕他們被感染,不愿提供廚房做飯,保安們多日來只靠面包和方便面充饑。

熱心人的本意是,保安大哥額外給我們付出很多,我們是不是可以回報他們點什么。然后,群里就炸了鍋。

一撥人說,我們眾籌一筆錢,給他們點外賣;一撥人說,我們多買幾份菜和肉送給保安,讓他們吃好點。也有人跳出來了,說等等,這是物業自己不做人,我非教他們做人不可,就應該讓物業給保安做飯!這邊也跳出來一位,說算了吧,物業擺明了就是害怕,你就算打他們一頓他們也不會給做飯的……

話題跑偏了無數次,好不容易扯回來,最后形成共識:愿意出力的可以排個班兒,輪流給保安大哥們做飯送過去,一天兩頓。響應的人不算少,包括我家在內,大家接龍接了30多條,預計可以連續半個月給大哥們送去一片愛心。

這時,有個之前一直不說話的業主朋友冒了出來,幽幽地問大家:“這事說完了嗎?是不是可以開始團盒馬了?”

1

編輯 梅林粉杖

[email protected]

其實,我是一個美工

查看更多梅林粉杖的文章
登錄注冊后寫下你的評論

綁定手機號

根據相關規定,無法對未認證真實身份信息的用戶提供跟帖評論服務,請盡快綁定手機號完成認證。

按熱門按時間

共有0條評論

關閉窗口
表情金币电子游艺
内蒙古快3 日本棒球比分直播运彩 江苏十一选五视频 云南11选5分布走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辽宁11选5基本走 qq麻将下载 11选五5开奖走势 福彩3d开奖结果开奖号码 188比分直播吧篮球比分直播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视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开奖 宜配宝配资 湖南打红中麻将的技巧 大发pk10实时计划 湖北30选5